课题组同仁李天梅老师发表的论文《草蛇灰线与工笔细描》

草蛇灰线与工笔细描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
两种刻画人物形象的方法

    安徽工业大学附中  李天梅(本课题组核心成员)

 

一、草蛇灰线法

草蛇灰线是中国古典小说一种独特的结构技巧。而最早发现这种艺术手法,对其给予理论概括,并冠之以草蛇灰线法之名的,是清代文学评论家金圣叹。他评《水浒》说:有草蛇灰线法……骤看之,有如无物;及至细寻,其中便有一条线索,拽之通体皆动。”

这种结构技巧是反复使用同一词语,或者多次交待某一特定事物或特定人物,可以形成一条若有若无的线索,贯穿于情节之中。这条线索,犹如蛇行草中时隐时现,灰漏地上点点相续,所以将其形象的称之为草蛇灰线法。古代小说的前身是“话本”,说话人用草蛇灰线法反复提及某一事物,逐步加深听众的听觉印象,进而产生一种特定的心理期待,从而引出情节上的高潮,强烈的感染听众,产生“粘人”“引人入胜”的艺术效果。

我们在写人记叙文的写作中,巧用草蛇灰线法,对人物性格的刻画、人物形象的塑造,会起到举重若轻、事半功倍的效果。以章勇同学的习作《冰糖葫芦香》为例:

   

冰糖葫芦香

安工大附中 高一(4)班  章勇

    
1“再见!”身边的同学一个一个坐上公交车走了,又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。

    
2看看手表,六点半了。“该死的,这车怎么还不来呀!”我背着沉重的书包,在站台徘徊。

3“卖冰糖葫芦——”我寻声望去,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肩扛着冰糖葫芦正在叫卖。由于天快黑了,我看不清他的眉眼,只能闻到若有若无的冰糖葫芦的香味。不过,他总是朝不远处的校门口张望。是等学生放学来买他的冰糖葫芦吧,我想。

4此时,两旁的路灯都已经亮了,车子却迟迟未到,我的心里不由得急躁起来。

5“我叫你不要来,你还来!”我回头望去,只见那位卖冰糖葫芦的中年人正与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年说着话。灯光下,我看见他的头发有点凌乱,额头上有几道深深的皱纹,胡子也显得十分扎人,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。他身旁的少年却是一脸的怒气……应该是父子在吵架吧,我猜测。

6背着书包,独自彷徨在这,狭窄狭窄,又寂寥的站台,我希望飞来,一辆火箭般速度的公交车……皇天不负苦心人,我的诗还没作完,车子终于来了。我仿佛看到救世主般,一阵狂喜,飞快地上了车,赶紧找到一个位子坐了下来。焦躁的心终于安定了,我开始悠闲地观赏窗外迷人的夜色。

7“嘭!”耳畔的一声巨响吓了我一跳,扭过头,只见那个卖冰糖葫芦的中年人坐在我旁边的位子上,而那个少年却目不斜视地往车箱的后面走,在最后一排停下来。

8甜丝丝的冰糖葫芦香气直往鼻子里钻,我忍不住了,掏出两元钱:“买一串。”那中年人笑了笑,接过钱,递过来两根:“给你两根吧,这么晚了。”我说了声谢谢,便不再客气,大口吃了起来,酸酸甜甜的,真是好吃。

9过了几站,卖冰糖葫芦的下车了,我回头看,最后一排坐着的少年也随后下了车。“你以后不要来了,丢我的脸!”“我怕你放学太晚……”“为什么你没有人家的爸爸有钱?你看×××的爸爸……”车子开动,我已经听不见他们的争吵,那苍老和稚嫩的身影也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10窗外路灯明亮,霓虹闪烁,景色依旧迷人,我的心却有些沉重了。空气中隐约浮动了酸酸甜甜的气息,那是冰糖葫芦的香气……

这篇习作的明线是“我”放晚学,一个人在站台等公交车,苦等不来,心里焦急而烦躁,最后终于在天黑路灯皆亮的时候等来了公交车,坐上车回家。作者要刻画的是一个父亲的形象,表现的是父亲对儿子无微不至的爱,和儿子的虚荣冷漠。

文中的父亲是生活在城市底层的小人物,初次出现时,并不起眼。“我”在等车时偶然听到卖冰糖葫芦的吆喝声,无意瞥了一眼,连眉目都没看清,猜测是在学校门口等学生放学买他的冰糖葫芦的。车子迟迟不来,“我”心急躁不堪,学生已经放学,无聊听见卖冰糖葫芦的和一个少年在讲话,从对话内容推测这是一对父子。因为路灯光的照射,“我”才能打量父亲的外貌,中学校放学,“头发有点凌乱,额头上有几道深深的皱纹,胡子也显得十分扎人,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”,人物形象渐渐立体。虽然有猜测,“我”仍然是无心的,只是在等车过程中打发时间。所等的公交车终于来了,“我”“飞快上了车”,焦躁的心安定下来,欣赏车窗外的夜色。无巧不成书,那对父子也上了这辆车。父亲恰好坐在“我”旁边,儿子却反常一直往后走,坐在最后一排。“我”买一串冰糖葫芦,却得到了两串。最后父子两下车,我碰巧听到他们的争吵。父亲的形象血肉丰满,儿子的形象也呼之欲出。

文中刻画父亲的形象用墨并不多,时断时续,第五段路灯下的肖像描写较为具体,可见其生活的艰辛。除了卖冰糖葫芦的吆喝声,文中的父亲只有两句话,一句是对“我”说的:“给你两根吧,这么晚了。”可见其善良,一句是对儿子说的:“我怕你放学太晚……”可见其对儿子的爱。对儿子的刻画着墨更少,第三段出场时的怒气和“我叫你不要来,你还来!”的责怪,第七段目不斜视走在车厢最后一排坐下,第九段的两句话与前文呼应,一个爱慕虚荣,无视父亲辛苦和关爱的少年的形象立了起来。

小作者在刻画人物形象上巧妙的运用了草蛇灰线的方法。无论是父亲还是儿子,并没有下笔千钧,浓墨重彩,而是时断时续,看似无心,实则有意,“手写此处却心觑彼处,因心觑彼处乃手写此处”,上下勾连,前引后应,最后使人物形象跃然纸上,深入人心。

不仅如此,“冰糖葫芦香”也是文中的重要线索,在文中反复出现,初时“若有若无”,在身边时“直往鼻子里钻”,最后是在“空气中隐约浮动”,既是写实,也可见作者的匠心。特别是最后一段,“我的心情有些沉重”,隐约浮动在空气中的冰糖葫芦香却给人温暖,给文章添一抹亮色。那酸酸甜甜的冰糖葫芦香,不是那寒酸而深沉的父爱吗?

二、工笔细描法

工笔也叫细描。它像绘画中的工笔画一样,是用细致、逼真的笔法,对描绘的对象,进行精雕细刻,使被描写对象的状态、形貌、特征,生动、真实地再现出来。给读者以如闻其声、如见其形感觉。

用详尽的笔墨刻画人物外在的形、貌、言、行和内在心理,展现具体的生活画卷,突出人物性格特点,让读者面对具体、生动、耐人寻味的形象画面,是工笔细描法写人的基本特点

工笔细描法首先要求笔法细腻工巧,且语言绚丽多彩;对细微环节(事物的特征性细节)要作细致生动的描绘;还要多角度、多侧面不厌其烦地详细描写。其次要多积累,使用描写抒情语汇,调动多种修辞手法(比喻、拟人、夸张、借代)的运用。还要大胆而丰富的想象。使描写的形象具体生动,绝妙传神个性鲜明,栩栩如生。以黄文同学的《一个活泼好动爱的小男孩》为例:

 

一个活泼好动的小男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安工大附中  高一(4)班  黄文       

1时间过得飞快,眨眼间一年过去了,我的小外甥已经可以走路了。最高兴的莫过于我了,至少我不需要天天抱着他,使自己的胳膊受累了。

2外甥的到来给全家带来不尽的欢乐。每天早晨,我们都会从睡梦中被他的哭闹声吵醒。

当我从睡梦中醒来,第一眼看到那张可爱的小脸,不自觉就会笑出声来,他也好像懂得我的笑,两眼眨巴眨巴看着我,也不由地笑了。

3对于他来说,穿衣服就等于是戴手铐,他会使出吃奶的力气反抗。可是穿鞋子就不一样了,因为穿上鞋子他就有了自由。一会儿扶着往东,一会儿又往西。家里空间小,所有的地方都被他走过两三遍后,他又不知足,要往外跑。他最明显的特征是,见到什么好吃的就抢过来,而且到手的东西不会轻易放手,除非不小心弄掉了。有一次,我们全家逗他玩,把他放在一个椅子旁边,然后几个人围着他转,每个人都拿一样东西来引诱他。他一眼就看中我手里的糖果,很快地跑了过来,伸出双手向我要,我没有给他,故意逗弄他两次,他被激怒了,朝我吼了起来。我也学他的样子冲他吼。他生气了,挥动小手要打人的样子。我装作被打疼了,假哭起来,于是他用那稚嫩的小手轻轻地抚摸我。我把糖果给他,他紧紧攥住,咧开嘴笑了,口水直往下淌。

4早晨空气清新,我喜欢带他出去散步。看到新鲜的事物,他总会停下来观察,一动也不动,拉都拉不走。有时还会露出笑意,像是很喜欢的样子。但是见到陌生人,就会苦着脸,好像人家欠了他钱没还似的走路还不太稳当的他,在马路上走,一边摇来摇去,走几步就蹲下来,有时还摔倒在地,却没有哭,脸上反而带着笑,真是搞不懂他。

5一个刚过了一岁的小男孩,活泼可爱,令人喜欢。陪着他玩,乐趣无限。

正如习作结尾所言,“一个刚过了一岁的小男孩,活泼可爱,令人喜欢。”怎样表现一个勉强会走路连话也不会说的小男孩的活泼可爱呢?

作者用朴实的语言多角度对小男孩的一举一动进行了描写,既有粗线条的勾勒,也有工笔细描。小男孩的一天从“哭闹”开始,因为孩子睡得多醒得早,一醒来在床上呆不住,要起床,不会说话,哭闹自然是他引起大人关注、表达要求的语言。看到“我”笑,他也就笑了。他的活泼好动,从他不喜穿衣喜欢穿鞋显露无遗,因为衣服是束缚,而鞋子穿好可以随意走动。走路不稳,所以要“扶着”,把家里走个三四遍,不满意了,要往外跑。最精彩的描写是小男孩见到喜欢的糖果所要不得,被激怒“吼了起来”“生气了,挥动小手要打人的样子”,看到“我”假哭,又用稚嫩的小手“轻轻抚摸我”,既至糖果到手,立刻“紧紧攥住,咧开嘴笑了,口水直淌下来”,绘声绘形绘色的描写,使这样一个可爱的婴儿的形象如在眼前。

还有第四段中的描写,也非常具体、生动、形象。小男孩见到新鲜事物便“停下来观察”“拉都拉不走”,“见到陌生人,就会苦着脸”,“
走路还不太稳当的他,在马路上走,一边摇来摇去,走几步就蹲下来,有时还摔倒在地,却没有哭,脸上反而带着笑”,语言并不绚丽多彩,笔法却细腻工巧,可谓绝妙传神,栩栩如生。

从习作可知,运用工笔描写刻画人物,要注重物的特征性细节力求多角度、多层次地表现物,使描写对象更丰满、更有立体感。

工笔描写在语言上讲究绘形绘色,无论浓丽或朴素,都讲究形容词和动词的精心、准确的选用。

运用工笔细描手法写人应注意避免犯下述毛病: 一是抓不住特征事无巨细,一律铺陈开来,处处大书特书。二是不根据需要进行描绘,或把内容写得过长,重点不突出;或写的内容不符合体裁、内容形式的要求,只顾大段的描绘,造成喧宾夺主,或弄巧成拙。

(发表于吉林《作文与考试(高中)》2012年第7期)

 

 

发表评论